来自美国的一份“实验室安全风险调查”

将近一半的人都在实验室受到过伤害̷̷很多科学家缺乏应对具体伤害的安全培训。

①一项国际调查投射出实验室研究人员对工作环境的态度。

图片来源:ARNO BURGI/DPA/PRESS ASSOCIATION


②调查问卷中的一些问题。

图片来源:CENTER FOR LABORATORY SAFETY, UCLA/NPG/BONAMY FINCH

近期,第一个关于科研人员对工作环境的态度及其实际情况的国际调查显示,科学家对实验室的环境安全状况有错误的认识。

在约2400名参与调查的科学家中,有86%的人表示相信实验室是安全的。但实际上,将近一半的人都在实验室受到过伤害,例如动物咬伤、吸入化学药剂等;还有很多科学家指出,由于他们经常独自工作,因此即便受到过伤害也没有报告给上级,并缺乏应对具体伤害的安全培训。

“认识到这一差异,是积极改变实验室安全环境的关键。”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环境健康与安全研究的负责人James Gibson说。2011年3月,加利福尼亚大学首次成立了实验室安全中心,将该问题研究作为以美国为首的安全环境研究的一部分。这一进展缘于2008年,该校一位23岁的研究助理Sheharbano Sangji在实验室大火中被严重烧伤并死亡。她的导师、有机化学家Patrick Harran,可能因为她的死亡面临刑事审判。2011年耶鲁大学也曾发生过类似的实验室伤害致死事件。

美国国家科学院化学科技委员会负责人Dorothy Zolandz说,这项调查“是我见过的最全面地调查科学家对实验室安全态度的尝试——它和其他相关报告共同指出,我们科研实验室的安全环境亟待改善”。《自然》杂志所属的自然出版集团和提供安全软件的BioRAFT公司都参与协助了这项调查。UCLA的实验室安全中心计划在今年进一步分析调查数据。

真安全,假安全?

一些匿名的调查参与者——大部分来自美国和英国,小部分来自于欧洲、中国和日本——认为他们受到的伤害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我曾被一只猴子抓伤。”一位科学家写道,“不管你多小心,在工作中类似的伤害都会发生。”另一位科学家在提取响尾蛇毒液时曾被咬伤;还有一位科学家的脸和手上被泼到硫酸,皮肤治疗花费了3000美元。轻微的伤害是最常见的——割伤、裂伤和刺伤,但是30%的回应者表示曾目睹过至少一次实验室的“重大”事故,一般需要专业的医疗处理。超过1/4的初级研究者表示他们在经历实验室伤害后并没有告诉导师。

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回应者都宣称他们的实验室是安全的,并受到过足够的安全培训,以使实验室伤害最小化并采取合适的安全措施来保护实验室工作人员。美国化学会(在此问题上进行过独立调查)健康与安全领域秘书长Ralph Stuart表示,在其他规模较小的调查中,科学家们同样持这种态度。

但是调查中更具体的问题表明,安全标准并不到位。只有60%的调查参与者回答他们曾受到过应对具体危险的安全训练。差不多一半的参与者认为实验室安全状况有改善的空间,其中化学家(60%)更容易有这种感受,神经系统科学家(30%)反应则较为平淡。

老少科学家看法不一

这项调查中,最大的分歧之一是初级科学家(如博士后和博士研究生等)和高级科学家(如教授、系主任和研究负责人等)对安全环境的态度。大约40%的初级科学家表示,他们每天在实验室里独自工作,这样对健康有害且会增加发生事故的可能性——相比之下,只有26%的高级科学家有这种看法。这表明,导师们对自己团队的安全环境并不十分了解。

总体上,大约2/3的研究者表示,他们每周都会有几次独自在实验室工作的情况。只有12%的年轻科学家认为安全是“实验室事项中最重要的”,36%的年纪较大的科学家有这种看法。

年轻科学家对安全措施可能有更清晰的看法,因为他们比导师工作的时间更长。一半多的初级科学家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只有1/5的高级科学家会工作同样长的时间。

调查结果抛出更多问题

尽管健康和安全专家对此并不感到吃惊,但这项调查的另一个发现是美国和英国科学家在实验前进行风险评估的差异——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法律要求的不同。将近2/3的英国科学家表示他们使用上级机构批准的表格(由英国健康安全局强制规定)来进行风险评估——相比之下,美国只有1/4的科学家会这样做。超过一半的美国科学家表示他们会“非正式地”进行风险评估。

科学家说,改善实验室安全环境的最大障碍是“时间问题”和“漠不关心的态度”。这都是由于他们对安全规定缺少了解,以及缺乏关注安全的带头人。“有安全规定不代表真的安全。实验室拥有很多研究成果不代表这是个安全的实验室,很可能反而更不安全。”一位科学家这样写道。

一些健康和安全领域的专家认为,这项调查——包含100个问题——过于宽泛和失焦,很难得出明确的结论。他们也认为非随机的取样调查并不合理:该调查向注册过nature.com的科学家发送电子邮件,并鼓励他们向认识的其他科学家传递问卷。

“这项调查得出了结论,也带来了更多问题。不过这种感知调查确实应该提出很多问题。”麻省理工学院健康和安全领域专家Lou Diberardinis说。Diberardinis的团队曾作为2012年实验室安全中心种子基金资助的4个队伍之一研究安全问题。

Zolandz表示,今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化学科技委员会将同行为学家一起,为科学家制定如何建立安全实验环境的行为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