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重视实验室建设的规划与设计

国际水准的专业现代化实验室规划与设计对一座成功的现代化实验设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实验设施和设备水平越高、越现代化,其意义也越重大。我国的实验设施建设正处于向现代化高速发展的阶段,就要求实验设施规划与设计能够提出既切合实际又具有深刻思想的方案和工艺设计。 

随着我国公共卫生事业的迅猛发展和生物技术的广泛应用,特别是2003年春季SARS突发性疾病的暴发,对实验室研究、检测的需求急剧增加。我国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今年以来在地方财政支持下得以动用国债资金建设新疾控大楼,开始建立相应的研究、检测实验室。然而实验室不同于一般性场所,它是从事对人可能产生危害的试验的场所,尤其是从事微生物、病毒等对人、畜有高度传染性的烈性传染病研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反恐)和检测(如SARS)的工作,因此其实验室的安全性至关重要。如果防范措施不力,轻则造成实验室工作人员的感染,重则因传染性毒物外泄而殃及社会,造成大范围环境污染和传染病的流行,甚至可能导致生物灾难的发生。对于一般的理化和仪器实验室,虽不致于如此危险,但在建设时也必须遵循实验学科的技术特点,充分考虑实验空间、实验装备、通风系统、上下水、电力配置、仪器接地、劳动保护以及相应的办公设施等基础设施的合理设计与配置。

实验室的专业设计和施工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作为一个学科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已经有专门的国际组织和机构从事实验室设计和施工的研究,比如SEFA(国际科学实验设备和家具协会)、美国SST PIANNER等。我国在这方面起步较晚,20世纪90年代中期才开始,作为一门学科目前还很不完善。经过将近10年的发展,各类实验室已经开始注意到实行专业设计和专业施工,采用专用的实验室辅助设备,不再采用原来的水泥台加木质家具等严重影响实验室环境和实验数据准确性的建设方式。特别是在广东、上海等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其实验室建设已逐步接近国际先进实验室的建设水平。   

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地区和国际交流日益增多,对实验室的认可和认证工作也已全面展开。一个合格的实验室,第一要素是保证其实验结果的准确性,其次,实验人员、外环境和仪器设备的安全也必须得到可靠的保障,而基础设施的科学布置和合理使用均对这两个方面产生直接影响,这些因素也是实验室认可和认证必定检查的内容之一。我国已经出台了相关的实验室认可规范等法律法规。卫生部2002年发布了行业标准《微生物和生物医学实验室生物安全通用准则》(2003年8月1日实施),2004年4月5日,由国家科技部和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中国实验室国家认可委员会负责起草的《实验室生物安全通用要求》(GB19489-2004)国家标准通过审定,10月1日正式实施,该标准的发布是我国实验室安全管理,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以及认证认可体系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标志着我国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和实验室生物安全认可工作步入了科学、规范和发展的新阶段。标准就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和实验室的建设原则作了规定,同时还规定了生物安全分级、实验室设施设备的配置、个人防护和实验室安全行为等方面的内容。广泛涉及卫生、农业、科技和质量监督检验检疫等系统的实验室。   

目前我国卫生部门各级实验室的建设和管理存在诸多隐患,标准的实施将促使我国实验室的监督管理纳入有序管理的渠道,以避免因实验室安全事故的发生而引起大的灾难。今年在北京、安徽又发生非典疫情,经卫生部、科技部、世界卫生组织共同组织的专家对疫情来源调查后认定,这次非典疫情源于实验室内感染,是一起因实验室规划设计不合理、安全管理不善、执行规章制度不严、技术人员违规操作、安全防范措施不力而导致实验室污染和工作人员感染的重大责任事故。    

笔者从事仪器设备管理已经近20年,长期在卫生防疫部门工作,对各级卫生防疫站(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根据笔者掌握的材料,在疾控中心实验室的建设中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1)原有实验室基础很差,大部分市、县、甚至在省疾控中心,实验室基础设施都相当简陋,即使有一些仪器设备,由于年代久远、设备陈旧、完好率很低,也无法应对突发疫情的初步判定和基本检测手段。  

(2)对于已经在各级政府立项建设的疾控中心实验大楼,各级建设单位对实验室的建设在认识上还停留在较低的层次,很少甚至没有接触这方面的信息,多数单位根本不清楚该如何建设实验室,因此在规划设计上存在着盲目性和不科学性,笔者将它比喻为“办公室式”的实验室(普通装修+水泥工作台+仪器=实验室),这样显然不行。  

(3)基本没有经过专业实验室设计规划机构对实验室进行设计规划,在建和已建实验室均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实验室基础设备严重缺损、实验室仪器设备不能正常运行、实验数据的准确性和公正性得不到有效的保证、实验人员和实验室周边环境的安全得不到可靠的保障。  

(4)笔者了解到有些新建实验大楼,由于缺乏专业的设计和施工,实验室辅助设施没考虑或配置不合理,而有些大型精密贵重仪器(如正在进行的德资贷款项目),对实验环境和实验条件要求又相当的高,今后会造成实验室的运行费用很快超过实验室的建设费用,带来巨大的浪费或二次改造成本,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  

(5)各级管理部门、业务技术干部、卫生科研人员对实验室生物安全意识薄弱,缺乏行之有效的防范措施和实实在在的管理制度。  

当然,规范化建设实验室最关键的是经费问题,尽管“非典”以后国家给予疾病预防控制系统投入相当的资金(这是建国以来最集中的一次),又进设备又建房,但毕竟“欠账”太多,底子太薄,要解决修房还要完成规范化实验室科学装修,资金还是不够。这在中西部地区矛盾尤为突出。    

随着我国公共卫生事业的飞速发展,实验室建设和管理法规正在逐步完善,实验室建设的高度专业化和现代化已成为社会的迫切需要。目前国内在广东等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已经全面施行了实验室设计和施工的专业化,各行业实验室建设已基本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为此,笔者认为应该对这个问题引起高度重视,国家对西部地区应采取特殊政策,多渠道投入专项资金应用于实验室建设。同时建议能否组织一个实验室建设规划专家咨询组,按照国家实验室认证认可的标准,统一规范指导各级实验室的建设。组织国内一些专业设计施工单位,选择建设有代表性的几个不同级别的样板化工程,经过严格论证后再进行全面的建设工作。